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14 17:35    次浏览   >

吴玉韶在致辞时表示,应对老龄化要充分发挥政府、市场、社会、家庭和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各个方面的积极性。当前既要强调政府在建立制度、完善体系、提供公共服务等方面应当承担的责任,又要警惕政府责任放大。

我国在进行养老金制度改革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全照搬国外模式,而是结合中国国情,将现收现付的社会统筹制度和完全积累的个人账户制度有效地组织起来,在中国创立了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体制。

福利保障

养老金是否入市,在业界争论的沸沸扬扬,养老金入市真的可行吗?

深圳事业单位养老新政引热议部分教师工龄作废

提出“延迟退休”有何背景,此举是否为补养老金缺口?“延迟退休”将会给我们的就业等社会政策带来怎样的影响?目前,调整退休年龄是否可行?

所谓福利冲动、福利依赖和福利过度,在欧洲国家、美国主要是指对劳动人口给予的福利保障水平过高,以至于影响到福利资金结余运转,对企业和社会也构成严重负担。在一些国家,因为有福利金兜底,有劳动能力的劳动人口再就业的积极性被削弱。但这方面的批评,很少指向退休人群,不仅是因为非议老年人应该获得多少保障,会让政策机构、政治家形象受损,而且退休人群通常通过形式多样的非正式就业,仍在继续服务社会,很难衡量给予他们的福利保障是不是过度。

但在中国,这样的问题根本不存在,恰恰相反,我们的问题在于,虽然这些年财政资金对养老等社保投入给予倾斜,相对于目前的老龄化速度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政府财政对社会保障投入力度仍然不够。

审计署最新公布数据:社会保险基金结余超过3万亿元。近期,养老金是否应该入市的争议在业界讨论的沸沸扬扬,那么养老金入市可行吗?养老金保值增值面临多大的压力?还有哪些更好的投资渠道?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史小诺和特邀评论员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我国老年立法不够完善"入狱养老"触痛社会保障底线

前不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今后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消息传出之后,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改革应体现公平

促进养老基金保值增值

全国老龄委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8月24日出席主题为“老龄时代的新思维:挑战、机遇与战略”的社会政策国际论坛时指出,在养老问题上,既要强调政府所要承担的责任,又要警惕政府责任泛化,警惕社会和老年人对政府期待过高,防止出现福利冲动、福利依赖和福利过度的问题。吴玉韶认为,中国目前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仍需强化家庭养老功能,居家养老是老年人的最好选择。(8月25日《新京报》)

深圳将探索事业单位养老保障制度改革,推动退休“双轨制”向“单轨制”的转变。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与深圳市财政委员会8月16日共同颁发《深圳市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障实行办法》(深人社规[2012]12号),决定对《办法》实施后新进入深圳事业单位并受聘在常设岗位的工作人员也试行社会养老保险加职业年金的养老保障制度。《办法》从8月25日起试行,有效期5年。

这样的论调一出,网络中质疑、挞伐之声四起。应当说,养老责任不能全靠政府,并非没有道理,任何一国政府能力都有限,不可能对国民的福利保障承担无限责任,即便在许多社会福利制度优越的发达国家,政府养老也只是养老体系的一部分。但是,如此正常的表述,为何引起如此大的民意反弹?

双轨变单轨

这是一则令人心酸的新闻。湖南农村老汉付达信四年前在北京站广场持刀抢劫,被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判处二年有期徒刑。与其他人不同,进了看守所的付达信“喜上眉梢”,因为他不必再为吃饱饭而四处奔波,过上了“牢有所养”的生活。这则新闻让中国养老问题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延迟退休不如先取消公务员养老双轨制

如何让养老不"差钱"?

全国老龄委副主任称养老责任不能全靠政府

“退休‘双轨制’使得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与企业职工退休待遇差距较大,引发公平性质疑;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在养老制度上的双轨制,而制度之间又缺乏合理的转移接续安排,如果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中途离职只能‘净身出户’,阻碍了人才合理流动。”深圳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双轨制”问题引发各界关注,饱受社会诟病,要求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大。

“养老责任不能全靠政府”为何引争议

记者日前从海南省民政厅获悉,为促进海南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的发展,规范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满足老年人多样化的养老服务需求,海南正式出台《海南省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办法规定,海南民办养老服务机构收养“三无老人”今后将由政府买单。

据民政部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城乡空巢家庭超过50%,部分大中城市达到70%;农村留守老人约4000万,占农村老年人口的37%,城乡家庭养老条件明显缺失。随着“空巢家庭”比例的不断增长,导致老人被亲情失衡、安全失保等问题困扰,因此,“空巢老人”已经成为一个显著的社会问题。

国家基本政策还是发展为本,现在的养老的水平和30年以前的养老水平是没法比的,30年以前可能什么都是国家的,实际上生活水平很低。现在的经济发展那么快,能够有发展的后劲和潜力是最重要的社会保障,也就是养老保险。养老保险在整个社会财富里太多,等于消费型的东西比较多,这样对于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所以一方面要强调最低的保险,对所有人是有利的,另外一方面也要强调资源如何流动,能够更好用于经济发展。

深圳将探索退休双轨制变单轨事业单位与企业一致

空巢老人养老条件缺失社会养老服务优先迫在眉睫

昨天,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和中国社会学会社会政策研究专业委员会举行了主题为“老龄时代的新思维:挑战、机遇与战略”的社会政策国际论坛。

全国老龄委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昨天表示,在养老问题上,既要强调政府所要承担的责任,又要警惕政府责任泛化,警惕社会和老年人对政府期待过高,防止出现福利冲动、福利依赖和福利过度的问题。

褚福灵表示,老龄化就是人均预期寿命延长,我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延长很多的,根据统计,我们刚解放的时候,就是大概50年代,20是世纪50年代,我们的预期寿命是46岁,直到20世纪80年代,是60岁多,我印象80年代是66岁,现在最新的统计,我们大概按照联合国的统计数据,2010年,这样一个时间段,或者说我们21世纪10年代这么一个阶段,我们是73岁多,由于人均预期寿命的提高,就带来老龄化,所以我想延长退休年龄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

深圳:改革退休“双轨制”再迈步

机关事业单位职工退休和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并行的“退休双轨制”,长期受到各方声音质疑。褚福灵认为,双轨制是因历史原因形成的,并且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因为机关事业单位是公益性质,不像企业有市场营收,所以经费是来自国家财政拨款。从世界范围来看,这一部分人也不都纳入社会保险制度,或者纳入也有一些特殊制度安排。

原因在于,此话说得固然对,但说得不在时机,脱离了中国现实语境。在许多发达国家,由于对社会福利的财政投入实在太高,成为了社会经济发展的沉重包袱,由此产生了关于福利依赖和福利过度的反思,要求缩减一些国民福利,减轻政府负担。

海南民办养老服务机构收养“三无老人”政府买单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系主任、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表示,由于人均预期寿命的提高带来老龄化,主动提高退休年龄是个必然趋势。

专家:主动延长退休年龄是发展的必然趋势

养老金也称退休金、退休费,是一种最主要的待遇,被百姓称作“保命钱”,一直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进行投资。但随着通胀压力的走高,低收益问题成为热议的焦点。

国人养老不能全靠政府,政府责任也不能虚化

随着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不断完善,我国养老保险的覆盖率不断加大。养老保险参保率逐年上升,养老保险现收现付部分的基金总收入和滚存总额也呈逐年上升的态势。

双轨制有其合理性

谈及制度改革,他表示,公务人员退休保险制度也要在社会保险的总体原则下制定,大方向是明确的――通过保险来规避、防范风险,但公务员和机关事业人员的保险制度最终与企业职工基本保险制度仍会有一定区别,“由于劳动性质不同决定的,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

追问延迟退休真相:调整源自养老金"入不敷出"?